投稿咨询交流群:175426715    问道官方微博: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聚焦
黄风:纪实,是为了更好地表达观点
阅读次数:次   所属栏目:人物聚焦   发布日期:2017-05-19
基本介绍:问道,人物聚焦,人物专访,人物访谈,人物采访
来源:山西晚报

  ■个人简介
  黄风,原名李拴亮,山西代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任《黄河》杂志主编。已发表作品350多万字,多次被转(选)载,曾获《中国作家》鄂尔多斯奖、山西优秀文艺作品奖、山西“五个一工程”奖、赵树理文学奖等奖项。主要作品有散文集《走向天堂的扶贫》,中篇小说集《毕业歌》,长篇小说《老宅轶事》,长篇纪实文学 《静乐阳光》《黄河岸边的歌王》《滇缅之列》《大湄公河》等。其中《滇缅之列》获2013-2015年度“赵树理文学奖”长篇报告文学奖。
  籍满田:山西代县人。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协会会员,中国电力作家协会山西分会副主席。2006年开始发表作品,已出版长篇小说 《曾家兄弟》《法显西行》,长篇纪实文学 《晴雨路干湿》《滇缅之列》《大湄公河》。
  (编者注:《滇缅之列》由黄风、籍满田合著。)
  ■获奖对话
  山西晚报:您这几年的作品多是纪实文学、报告文学。您获得2010—2012年度“赵树理文学奖”的作品《黄河岸边的歌王》也是长篇报告文学。您对这种题材情有独钟吗?
  黄风:我最初开始创作时是写小说的。2007年左右,开始写纪实、报告类文学。我觉得纪实文学更接近现实,更有利于表达自己的看法。
  山西晚报:这是您第二次获得“赵树理文学奖”,有什么获奖感言?
  黄风:首先感谢评委会把这个奖给我。不过就我个人来说,更重要的是以后创作出更好的作品。
  ■获奖作品介绍
  长篇报告文学《滇缅之列》以云南边防总队瑞丽江桥警犬复训基地一个个生动鲜活的人物和故事,诠释了忠诚与奉献精神。在这里,有中国公安边防最优秀的战士,他们把青春、热血乃至生命留给了脚下的这片红土地;在这里,有全世界破获毒案最多的警犬精灵,他们长眠于瑞丽江畔的青山上,忠魂万古长存。
  A 远赴瑞丽,艰苦采访
  山西晚报:您之前的报告文学关注的多是咱们山西本土的事情,比如《静乐阳光》《王家岭的诉说》等。这次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选题?
  黄风:2010年,我去过一趟云南,虽然只是跟着旅行社走马观花,但仍留下深刻的印象。2012年初,正巧看了央视的一个小纪录片,《功勋是这样炼成的》,里面讲述了瑞丽江桥警犬基地的故事。其中,警犬引起我很大兴趣,我觉得可以好好写一写。就有了这个想法。瑞丽江桥警犬复训基地隶属于云南边防总队,如果没有边防总队允许是很难采访的。我也是多方联系,最后通过云南的朋友联系上云南边防总队宣传处,结果云南边防总队宣传处非常支持,然后我就抽了一段时间到云南。
  山西晚报:您刚到瑞丽江桥警犬复训基地时,第一印象如何?
  黄风:我去之前查过不少资料。江桥警犬复训基地就在瑞丽江边,江对岸就是缅甸。那里是防止毒品从缅甸流入内地的第一道关卡。
  我到警犬基地的时候,正是下午休息时间,满院的警犬都活蹦乱跳的。在大门口,一只警犬本来叼着驯导员扔来的黄色塑料球,发现我站在大门口,立马丢下嘴里的球,审视我一番,然后“汪汪”地警告。我从小也喜欢狗,来之前也做了心理准备,但真正见到警犬,那凶猛的样子,还是把我吓坏了。后来我住的地方就挨着犬舍。印象嘛,就是条件艰苦。
  山西晚报:您在警犬基地待了多久?生活艰苦吗?
  黄风:我在警犬基地待了半个月左右。我住在站部,就是驯养警犬的地方。宿舍是基地副主任住的地方,房门都是变形的。晚上,除了蚊子,还有犬吠。警犬们10点前闹得最凶,在犬舍里上蹿下跳,10点后才能完全静下来。再就是吃不惯。我跟战士们同吃同住,部队上的饭都是当地菜,我吃不惯也不能说,就提了一个要求,要瓶山西老陈醋。管伙食的小战士还真给搞来了,吃上咱山西老陈醋肚里不难受。
  山西晚报:《功勋是这样炼成的》中介绍,基地连热水也没有,洗澡只能用水龙头冲凉,是这样吗?
  黄风:是啊。最难过的就是天气热,一天采访完,全身的衣服湿个透。那时候又正好赶上云南干旱,吃的、用的水都是大车拉来的,就是冲凉也不能尽兴。
  B 警犬也是战斗在一线的战友
  山西晚报:说起警犬,您在书中多次提到,基地里都是说“犬”,不能说“狗”。这是战士提醒的,还是您在采访中很快就观察到了。
  黄风:当时有一名战士提醒过一次,但在那里很明显,战士们从来不说“狗”,要么说犬,要么直接叫警犬的名字。在那里,如果有人侮辱了警犬,战士们能跟你打起来。战士们对警犬尊重,如同对待战友一样。他们的感情很深很深,他们都是处于缉毒一线。警犬退伍时,战士们会参照老兵退伍,给它们举办退伍仪式,戴上红花。
  山西晚报:最初在基地门口吼您的警犬是哈顿尔,一条威风凛凛的德国牧羊犬。我看书中后来有你们的合影,看来“关系”变得不错了?
  黄风:警犬都威风,尤其缉毒的时候,两只耳朵竖起来,风吹草动都逃不过它们的观察。警犬的警惕性高,不轻易亲近生人。但是,后来哈顿尔总看见我,慢慢就亲近一些,不那么凶了,不过也不会与我主动亲近。你想,如果警犬习惯亲近人,毒贩给它喂点肉,里面掺些药,不就出事了么。
  山西晚报:之前网络上热传一张警犬叼着饭盆排队打饭的照片。在江桥警犬复训基地,警犬们也排队领饭吗?
  黄风:每个警犬基地情况不一样。在江桥,每只警犬有自己的犬舍,开饭的时候,每只警犬的驯导员到犬舍,给自己带的警犬送饭。如果警犬立功了,驯导员还给火腿、牛肉的奖励。驯导员对自己的警犬都特别好,有的驯导员给自己警犬开小灶。有名叫肖思源的战士,家里条件不错,他把家里给他送来的深海鱼油都给警犬吃了。
  C 面对生死威胁的战士让人揪心
  山西晚报:警犬基地里,战士和警犬每天的工作状态是怎样的?您跟着到关卡检查过吗?
  黄风:战士的工作量都很大,除了在基地里训练警犬的,还有在关卡处检查过往车辆的。我跟着去过,战士们每天执勤、检查时,都是荷枪实弹。我去也要像他们一样,穿防弹背心,戴钢盔,又沉又热。检查时,让车上的人都下来,战士们上车查看。尤其是遇到大巴,每辆都得上车仔细检查。很多毒品就是通过大巴带入内地的,但毒品可能藏在车的各个地方,比如车坐垫里,车空调里。有时感觉有问题,但没有查出来,就该警犬出动了。我在的那几天,有条警犬查出来几十克海洛因,还带回来两个毒贩。
  山西晚报:在《滇缅之列》中,您记述了很多名战士的故事,什么最让您印象深刻?
  黄风:每个战士的经历都是独特的。对我来说,不是印象深刻,而是揪心。最揪心的是这里的每个战士都面对着生死威胁。这里紧挨着缅甸,是毒品通往昆明,通向内陆的第一道关卡。在我国生产、运送毒品量刑重,所以很多毒贩抱着被抓也是死的心态,索性拼死挣扎。所以,战士们面对的毒贩是穷凶极恶的。2011年,江桥警犬复训基地的战士姚元军在一次追捕毒贩过程中就牺牲了,才18岁。
  山西晚报:在您的文章中,不时穿插70多年前的抗日战争背景,是为了让读者更了解历史吗?
  黄风:对,这是我特别设计的结构。一来这是历史背景,瑞丽曾经是著名的滇缅战争发生的地方,是40多万中国远征军奋战的地方。二是我特别想通过这个背景强调一点,现在的军人,警犬基地的军人也罢,整个云南边防总队的军人也罢,实际是对过去军人、传统军人保家卫国一种割不断的精神传承。历史上,这里的战争是真枪实弹,现在虽然不见硝烟,但实际也是刀光剑影。
  山西晚报:您现在正创作的《大湄公河》是关注金三角毒品的纪实文学。起因就是因创作《滇缅之列》关注到毒品的吗?
  黄风:是的。从江桥基地回来后,在写作中,我发现这几年我国的禁毒形势越来越严峻。而我国的毒品主要是本国制造和境外流入,境外流入很大比例是从金三角、湄公河沿岸,因此启发了我创作《大湄公河》的想法。为此,我先后三次前往湄公河,查看了约400万字的资料。现在已经快完结了,相信不久后,就能出书与大家见面了。(冯戎)

 

问道官网 | 问道论坛 | 征文比赛 | 出版社 | 青春文学 | 诗歌杂志 | 综合文艺 | 畅销期刊 | 民刊杂志 | 电子杂志 | 论文发表点击在线咨询

特别申明:各位作者朋友,除一起问道官方发布的征文启事外,本站其他有关媒体约稿、有奖征文、大赛征稿等信息均为主办方提供或转载于网络,由于时间、精力有限,我们不能对这些信息一一甄别和确认,为避免大家上当受骗、蒙受损失,请大家在投稿前务必谨慎。如遇欺骗,请及时向本站投诉举报。

Copyright © 2010 - 2011 www.17wen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蜀ICP备10208178号  川公网安备 51190202000048号

投稿交流:一起问道投稿网超级群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yqwd2010   加入一起问道官网